<strong id="3fs7i"><track id="3fs7i"></track></strong>
  • <em id="3fs7i"></em>
  • <button id="3fs7i"></button>
  • <rp id="3fs7i"></rp>
    <li id="3fs7i"><acronym id="3fs7i"></acronym></li>
    <em id="3fs7i"><acronym id="3fs7i"><u id="3fs7i"></u></acronym></em>
  • 2022 03/ 07 08:30:00
    來源:新華網客戶端

    上市公司訪談錄|人工智能的未來在哪里 我們和全國人大代表、科大訊飛董事長劉慶峰聊了聊

    字體:

      編者按:人工智能正成為推動社會進步和經濟持續繁榮的重要引擎。深耕人工智能領域二十余載,科大訊飛在人工智能發展史上樹立了語音合成、語音識別等多個里程碑,并持續推動人工智能技術在教育、醫療、城市、消費品、工業等場景的規?;瘧?。2022年,科大訊飛正式啟動“訊飛超腦2030計劃”。未來幾年,將著力“軟硬一體機器人”“數字虛擬人”等領域,讓懂知識、善學習、能進化的AI機器人走進每個家庭,解決生活剛需。

      從幾個大學生創辦的“草臺班子”到人工智能領域的領頭雁,十幾年間是什么支撐科大訊飛走到了今天?經歷著前所未有的行業浪潮,科大訊飛如何踐行長期主義、行穩致遠?在虛擬世界和現實世界深度耦合的未來,人類的明天還有那些想象?連續擔任了20年人大代表,劉慶峰在履職過程中有什么心得體會?面對日趨復雜的外部形勢,他對中國經濟未來五年有何預測?全國兩會期間,帶著這些問題,我們和全國人大代表、科大訊飛董事長劉慶峰聊了聊。

      當了20年人大代表 他最大的變化是什么

      新華網:兩會正在進行中,作為全國人大代表,今年兩會您有哪些關注點?帶來哪些建議?

      劉慶峰:今年是我擔任全國人大代表的第20年。我的建議有很強的延續性,首先還是關注民生,通過大數據、人工智能這些技術賦能養老。隨著人口老齡化進一步加劇,在這個過程中,如何通過人工智能使我們的社區服務、養老、基層醫療、基層教育能夠得到更大地提升,我們在這方面提了一系列建議。

      新華網:您已經連續擔任了二十年人大代表,在這一過程中哪些建議已經落地,哪些還想繼續推進?

      劉慶峰:過去這二十年,還是明顯感受到黨和政府對人大代表建議的高度重視,而且落實的扎實程度越來越強。舉幾個例子,2017年兩會我提了關于人工智能發展的9條建議,涉及源頭技術創新的標準制定、產業生態打造到相關法律體系建設等等。到2017年國務院新一代人工智能規劃出臺,非常多的建議被吸納其中。我們的人工智能開放平臺上到目前為止已經有300多萬的開發者團隊,80%是年輕的創業者,對整個社會的接觸面非常廣,所以我們對企業的需求、相關應用的落地有比較多的感受,結合我們的認知提了很多相應的建議。

      新華網:您現在還能記起第一次當選全國人大代表時的心情嗎?跟現在比有什么不同?

      劉慶峰:當時剛剛30歲,科大訊飛正處于創業關鍵期,確實充滿了自豪感,也有很強的使命感。在安徽團連續10年我都是最年輕的全國人大代表,我從第一次當選就覺得我應該為年輕的創業者發聲。當年是創業青年,現在開始成為創業中年。那個時候是站在一個草根創業的角度,今天我覺得要有更開闊的眼界。我們希望成為中國人工智能的國家隊,更希望將來代表國家在全球贏得人工智能話語權。這個話語權不是一個簡單的地位,而是它真的推動未來的發展。

      冬奧會 秀出哪些“黑科技”

      新華網:剛剛結束的冬奧會以及正在進行的冬殘奧會上,科大訊飛有非常精彩的表現,有哪些具體案例跟我們分享一下?

      劉慶峰:其實我們還是很自豪的,能夠用我們的科技服務于冬奧。我們這次是北京2022年冬奧會和冬殘奧會官方自動語音轉換與翻譯獨家供應商。我們給所有的運動員、志愿者和工作人員提供無障礙翻譯服務,隨時隨地可以溝通交流。同時,在所有的內部會議上,訊飛聽見都會進行轉寫和翻譯;另外還做了奧運會的虛擬形象“愛加”,在冬奧小屋告訴大家北京故事、奧運故事、奧運最新的賽況等。那么到冬殘奧會,我們要打造信息溝通無障礙的奧運會,對聾人朋友,他聽不見聲音,我們可以把語音識別成文字,讓他看得見聲音;盲人朋友他看不見文字,我們可以把文字讀出來,用語音合成讓他聽得見文字。奧組委給我們發了感謝信,我想這體現了奧組委對新科技的關注,也體現了咱們中國的科技力量服務奧運的能力和水平。

      AI快速發展 是否會讓很多人失業

      新華網:科大訊飛的產品幫助很多人體驗到更美好的人生,但會不會也給很多人帶來失業,比如說同傳、速記員?

      劉慶峰:任何新技術出現都有可能對原來的工作做必要的替代,但是又會創造出更多新的工作。科大訊飛有一個基本理念,用人工智能建設美好世界,這是最核心的宗旨?,F在語音識別已經超過了最好的速記員,準確率非常高,提高了工作效率,解決了人員短缺問題。這些技術看起來在有些領域替代掉了速記員,他們確實一度很擔心,但后來發現機器準確率雖然比人高,但還做不到百分百,機器轉完以后我們再請人工進行校驗,把這些數據公司的業務量提高了10倍以上,所以它帶動了更大的轉寫需求。

      包括同傳也是這樣,同傳的機器已經通過了國家翻譯師資格考試的技術認定,大學英語六級考試中我們的機器超過了99%的考生。從這個角度來說,機器的翻譯其實比很多的同傳都要強,但是機器缺的是什么?缺的是對背景知識的綜合利用,概括提煉和藝術加工。所以將來最好的同傳應該是機器跟人的結合,“信達雅”是人的工作。所以我們認為未來是各行各業用人工智能給大家賦能,而不是替代人。

      未來不屬于AI 那屬于誰

      新華網:說到人工智能,在您的想象中,未來的世界隨著人工智能的發展會是什么樣?

      劉慶峰:我覺得未來世界一定是虛擬世界和現實世界深度融合,不能割裂?,F在大家熱議的元宇宙,它跟現實一定要相互補充,而且相互促進。將來每個人都會站在人工智能的肩膀之上。每個人都會有個人工智能助手,陪孩子長大,作為老人的養老、醫療顧問等。對于我們每個人的工作它可以提供很多幫助,將來一定是人機協作、深度耦合的世界。

      新華網:我們小時候有一本書叫《小靈通漫游未來》,您看過嗎?

      劉慶峰:我看過。

      新華網:我們當時覺得,未來的世界就是一幫機器人照顧我們的起居,照顧我們的方方面面。您覺得未來這種情況會發生嗎?

      劉慶峰:我覺得它不光會發生,而且是必然的趨勢。人口老齡化不光是中國,主要發達經濟體都有這個趨勢。人到了八九十歲之后,即便子女有孝心要回去陪老人,可能老人也不忍心讓孩子天天回來。保姆將來是非常難找的,只有真正的陪伴機器人進入家庭,我覺得人類未來的幸福才有保障。所以我們今年專門提出“訊飛超腦2030計劃”。但這件事情實現起來要分階段,兩年之內我們要推出可養成的寵物機器人,它可以陪孩子長大,跟孩子主動對話;你去遛彎、跑步時,它會幫你背著水杯、衣服;你去菜市場買菜,它給你背回家;我們有事出去了,它在家里陪著孩子老人;老人出現一些意外,它馬上可以報警……到2025年前后,希望實現外骨骼機器人進家庭。什么叫外骨骼機器人?老人穿上外骨骼機器人,可以不摔跤,跟年輕人一樣健步如飛,騎自行車可以騎得跟年輕人一樣拉風。在家里搬個東西也不怕閃著腰,他的心臟、肌肉整個機體在外骨骼機器人的幫助下,可以保持更長的年輕態,老年癡呆癥也會延緩。然后到2030年的“訊飛超腦”,它就是真正具備自主學習、自主進化的虛擬人,能夠在虛擬世界幫助我們。你在虛擬世界戴上眼鏡或者虛擬終端進去以后,它可以很方便地給家里人做體檢,開處方,你就到現實世界去拿藥。我認為這個不是一個遙不可及的目標,它有非常清晰的階段性目標在支撐。

      AI的目標究竟是什么

      新華網:那么未來隨著人工智能的發展,會不會替代人類?

      劉慶峰:其實從現在我們看到的人工智能的應用,它更多的還是一個工具:我可以了解所有成長的秘密,但我沒有替代母親;我可以掌握所有的醫學知識,但我沒有替代醫生;我可以掌握所有知識,但我沒有替代老師。為什么?因為人類具備人工智能不具備的東西——愛和同理心。未來不是屬于AI的,是屬于掌握了AI的新人類。

      此外我覺得人工智能領域的領先企業或科學家應有個基本倫理態度,我們現在做很多的應用都強調是人機協作下的復雜系統,讓機器學習人的能力,把人從簡單重復的體力勞動中解放出來,也從復雜的腦力勞動中解放,讓人做更有創意更需要靈感的事情。如果將來因為人工智能的普及,使得我們從5天工作制變成3天,8小時工作制變成4小時工作制,有更多的人去學習、去健身、去娛樂、去暢想未來,人類可能真的在地球之外探索更浩渺的太空,我覺得它會開啟更新的未來。

      為何“偏愛”中科大 背后原因揭秘

      新華網:我聽說關于您的兩個故事,一個是考上了清華沒去,就要上中科大;第二個是畢業以后本來可以拿到微軟的offer,也沒去,選擇留在中國,對嗎?

      劉慶峰:對,是真的。當時我們宣城中學是當地最好的中學,學校有一個名額可以推薦我上清華,然后高考成績出來,也是超過清華錄取分數線大概40分。但我那時候就喜歡中國科技大學,因為當時的數學動力營、競賽全在中科大進行訓練,我特別喜歡。但我對清華一直也很有感情,我在1999年創業,2000年第一場招聘會就到清華去。我們在清華還有聯合實驗室,每年都有精準的人才培育和招聘需求。

      微軟是這樣的。當年我在讀研究生的時候,拿了不少獎,比如中國科學院院長獎學金——特別獎,這是科學系統研究生的最高榮譽。然后參加國家863比賽,我做的系統也拿了第一名等等,確實出國有很多地方可去。但我當時因為要創業,我跟導師王仁華教授商量,他也想讓我留下,我就在國內一邊讀博士一邊創業。中國科技大學的計算機數字信號處理能力很強,但沒有文科的背景,沒有實驗語音學的知識,導師把我送到社科院語言所,跟著當時88歲的吳宗濟老先生學實驗語音學。我在北京勁松七區的地下室住了三個月,天天早晨7點到他家去,晚上10點多在他家吃完晚飯才回來,我們兩個人天天做各種實驗,都很興奮。吳老先生跟我說,他最大的夢想就是中國的語音技術由中國人做到全球最好,中國語音產業掌握在我們自己身上,因為語言是文化的基礎和民族的象征。而那個時候中國的語音技術做得最好的是IBM和微軟,其中,微軟的語音合成是業界最好的。他們都在中國專門成立了語音研發機構,確實想叫我過去,并專門設了“微軟學者獎學金”。大概有上萬美金,我們那時候工資才2000塊錢。微軟的人說最想把這個獎學金給我,但是要到微軟做一個月的實習生,這是他們的規定。我說那不行,我已經在創業了,我的目標就是把中國的語音技術由中國人做得最好,把中國得語音產業掌握在我們自己手上,絕對不能去。最后我當然拒絕了,我覺得氣節是大的。

      新華網:這真是一個關于夢想和格局的故事。

      劉慶峰:但我們對微軟還是很尊重的,這個公司確實是個偉大的公司。

      董事長如何做好時間管理 他這樣做

      新華網:您現在公司這么大,有那么多人,事業越做越大,但是每天時間只有24小時。您要思考戰略、關注細節,還得研究內部的組織架構,這幾者怎么完成平衡?

      劉慶峰:其實我覺得我做得還不是很好,做得很好的話應該不用這么忙,現在時間總是不夠用。我覺得一個董事長最重要的首先是確定發展戰略,尤其是像我們這種復合科技企業,企業家對未來的遠見、洞察力很重要,這是最核心的工作。第二個是定機制,這個機制當然不光是錢,這方面我們還要向優秀企業學習,更關注年輕人的成長,相比這些真正的大型國際IT企業,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我們努力地在現有的能夠提供的條件資源下,讓大家能夠安心奮斗。第三個是用人。怎么把最合適的人放到合適的崗位,讓最有能力的人做最有挑戰的事情,而不是躺在舒適區。我覺得這些都很重要。

      未來五年的中國經濟 他有何預測

      新華網:不論您是作為企業家還是作為人大代表,有一個很重要的關注點就是中國經濟,您怎么看今年或未來5年的中國經濟?

      劉慶峰:我覺得還是機遇和挑戰并存。從大的發展態勢來講,中國從原來的人口紅利要開始走向人才紅利,再往后是人工智能的應用,不然從全球制造業大國到制造業強國的路徑很難維系。現在我們開始大力強調工程師精神,這個工作必須要做實,現在面臨的挑戰也很大。在這個過程中要把疫情防控和工業生產結合好,然后在下一階段把人才紅利充分釋放,這是第一個。

      第二是中產階級一定要真正培養起來。在這一過程中,通過國家的民生事業建設讓老百姓獲得幸福感的同時,使我們的大數據、人工智能這些代表未來的產業能夠得到更大的扶持和發展。要讓一批優秀的專精特新企業成長起來,這個非常關鍵。只有中產階級起來,國家未來的整個內需和長期的發展才能起來,在這個過程中把稅收和創業制度這幾方面聯動起來,其實中國還有很大的空間和機會。

      辦公室里為何放了這張特殊的照片

      新華網:在您的辦公室里,我看到一張照片是您和一群孩子的合影,這里邊有什么故事?

      劉慶峰:這是安徽金寨的一個留守兒童學校。19個孩子,分了4個年級,一到四年級就兩個老師。當時我到這個學校是隱藏身份,穿著我爸當年在煤礦的工作服,拿一個舊手機,坐大型拖拉機跑到他們學校,告訴那兩個老師說我是一個工程師,想拿教師資格證,我來學習。給孩子們上課,跟孩子們交流,幫他們打掃校園打掃廁所,接送孩子,人生第一次做飯是在那幫他們做午飯,幾天后孩子們都特別喜歡我,走的時候都不舍得,但他們不知道我是科大訊飛董事長。又過了一個月我把他們請到訊飛展廳,我出現時孩子們很驚喜,我們就說要給他們播種一下科學的種子、快樂的種子。因為都是留守兒童,后來我們專門開會對每一個孩子的發展制定計劃,從小學到大學,確保每個孩子不要因為經濟問題而輟學,幫助他們成長。我覺得訊飛作為一個企業做到這一步是不夠的,我們隨后對這個學校進行了捐贈,把學校的教學設備、操場設備等都進行了改造,這樣讓更多的孩子有學上。另外更重要的事情是我們針對這些孩子的需要,做了針對留守兒童學校用的教學產品,同時通過人工智能因材施教,讓農村地區的孩子享受跟城市一樣的教學,提升他們的教學水平,減少教育的不均衡。

      向社會免費提供青少年抑郁癥篩查平臺

      新華網:我看到訊飛有一個計劃,要在近期推出一個針對青少年抑郁防治的一個平臺,并且是免費的,這是出于何種動因?

      劉慶峰:整個社會在發展過程中,物質保障有了以后,開始越來越關注我們的精神發展。抑郁癥平臺的推出有三大核心原因,第一個就是青少年的心理健康已經成為一個非常迫切的社會問題,需要引導。第二,引導前你不了解他,你不能準確判斷或者相對準確判斷的話,你就沒法引導。但如果進行準確診斷,現有的醫療資源顯著不足,而且需要的代價成本很高。第三是我們現在的技術已經差不多到這個水平,所以我們決定明年要推出這個平臺,而且希望服務全免費,對大學和中小學開放,體現訊飛的社會責任。我覺得這件事情做出來以后,每個訊飛人都會感到自豪。

      劉慶峰:其實我們在社會公益中還做了很多事情,比如針對我們的聾人和盲人朋友。

      新華網:我聽說您今年兩會提的其中一個建議就是無障礙立法?

      劉慶峰:是的,我之前看到殘聯發布的一個數據,說我國現在大概有8000多萬殘障人士。今天隨著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,隨著社會基礎設施的進步,我覺得無障礙立法應該到了這個階段,相比其他立法可能更有必要。因為其他的可以單點做,但無障礙立法最好是整體統籌安排。我們在過去也做了很多事,現在我非常高興的是在訊飛人工智能開放平臺上,已經有1000多個團隊在專門做針對聾人和盲人這些殘障人士的服務,每天的使用量是5000萬人次,都是免費的。有很多殘障人士通過它,成了網絡寫手,成了電商創業者。這些都是我們立足于我們的核心技術和產業優勢推動的社會公益。

      什么秘訣讓他帶領科大訊飛走到今天

      新華網:您覺得這一路走來從小成功、大成功到更大的成功,這個過程中您身上哪個品質發揮最重要的作用?

      劉慶峰:最核心的還是源于熱愛的初心,就跟小時候玩耍一樣,你玩得再累,你不覺得累對吧?即便過程中有很多的艱辛。我們當時提出了一個概念叫“幸福的創新”。第一,這件事情代表未來,符合社會的發展需要。第二我喜歡。第三我能成為第一或我有希望成為第一。但即便是符合這三條,幸福的創新也是99%的枯燥跟辛苦,偶爾會感受到1%的幸福。不過在訊飛的發展路上,我覺得我確實比較樂觀和堅韌,我從來沒有覺得過困難,無論在什么時候。

    【糾錯】 【責任編輯:李亞瓊 】
   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211598022
    国产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
    <strong id="3fs7i"><track id="3fs7i"></track></strong>
  • <em id="3fs7i"></em>
  • <button id="3fs7i"></button>
  • <rp id="3fs7i"></rp>
    <li id="3fs7i"><acronym id="3fs7i"></acronym></li>
    <em id="3fs7i"><acronym id="3fs7i"><u id="3fs7i"></u></acronym></em>